bet36365真正的官网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bet36365真正的官网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粤赣古道重生
·“汕头受降处”有望成文保单位
·忠骨犹存 英雄不朽
·“秦汉文明”展中国国家博物馆启幕
·百米古“战壕”绕山而行
·到故宫武英殿去看“赵孟頫”
·河源发现粤赣古驿道
·十二张文化名片 成汕尾城市“金招牌”
·2159名管护员守护黄河源腹地生态
·《封燕然山铭》千古之谜是如何破解的?
·554件广东美术百年作品“大集结”
·“大骨头”之谜
·《澳大利亚华人史》中译本问世
·首届“宋云彬古籍整理奖”颁发
·科学家首次在琥珀中发现雏鸟化石
更多>> 
各地文史播报
忠骨犹存 英雄不朽

  21年前,86岁的老红军刘来保回忆起1934年那场让红三军红五师自师参谋长以下,团、营、连干部几乎全部伤亡的新圩阻击战,老泪纵横。更让他时隔半世纪还牵挂的是,他的战友,那些百余名被活活投入广西灌阳县境内的酒海井的年轻红军。他希望能有一个红军烈士纪念碑,能把战友们一一从深井中打捞出来,入土为安。

 

广西酒海井红军遗骸安葬现场。新华社发

  2004年,酒海井红军烈士纪念园设立,2017年9月24日,从酒海井打捞出的第一批20余具红军烈士遗骸被安葬在园内红军墓。 

  老兵已随风而逝,但刘来保的心愿于昨日全部实现:青山之下,忠骨犹存,英雄不朽。 

  6000红军血洒灌阳 

  昨日上午,广西灌阳在酒海井红军烈士纪念园举行隆重的安葬仪式,将酒海井第一批红军烈士遗骸安葬到红军墓中,让烈士入土为安。当地,共有3000多人参加了安葬仪式,并向红军烈士敬献鲜花。 

  身既死兮魂以灵,魂魄毅兮为鬼雄。 

  1931年至1934年,红军三次经过灌阳,与国民党反动派进行了浴血奋战,6000多名红军将士壮烈牺牲。 

  新圩阻击战,是湘江战役阻击战的第一战,也是一场最惨烈、最悲壮的战役。1934年11月底,红军以两个团、一个营共约4000人的兵力,与国民党共10000多人浴血奋战,完成了掩护中央纵队及红军主力渡过湘江的艰巨任务,共伤亡2000多人。红三军红五师自师参谋长以下,团、营、连干部几乎全部伤亡。 

  其间,红军设立在新圩镇和睦村下立湾祠堂的战地救护所里的一百多名红军重伤员因来不及转移被敌人投入酒海井中全部英勇壮烈牺牲。 

  此次,从酒海井中打捞出的20余具红军骸骨就是这一百多名被杀害的红军战士中的一部分。 

  他们的骸骨辨认是由广州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系副教授李法军所带领的尸骨鉴定团队,通过辨识肱骨确定数量的。 

  2500具遗骸将归葬 

  灌阳县人民政府县长卢嵩表示,这一次打捞出来的20余具红军烈士遗骸,只是散落在灌阳境内的一小部分。作为红军三过的地方,灌阳全境目前发现了2560具红军的遗骸,散葬在各个地方。当地政府准备在两年时间内把散落散葬的红军遗骸全部归葬在酒海井红军烈士园,供人瞻仰。 

  同时,酒海井的打捞工作将长期进行。让后人永远铭记这段悲壮的历史,不忘初心,继续前行。 

  独家对话 

  李法军,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系副教授,负责此次红军遗骸鉴定。 

  给烈士迟到83年的身份证明 

  广州日报:为何会被邀请参加红军遗骸鉴定? 

  李法军:国内有很多红军埋葬点,都是土葬,也不希望被人扰动。但这次情况是遗骸在水下多年,当地政府认为不是长久之计,应该入土为安。所以,邀请我和广西文物研究所研究员李珍一起,从多层面,严谨的科学角度来向外公布这就是红军遗骸地。 

  广州日报:你们的工作意义是什么? 

  李法军:鉴定可以确定:第一,井下的是人类遗骨。第二是从数量上,如果有100多人被扔下,井底的遗骸就不是一个。考虑到水流和地下河影响,有些遗骸怀疑已冲走了。但目前的遗骸估算在20具以上。年龄在15岁~20岁,都是男性,骨骼发育很细弱,营养吸收不充分。第三,这是群体事件。从井底也发现了枪的部件和类似枪托的物件,再加上绑绳、坠石,和骸骨趋于一致的性别和年龄,并非偶然性个体事件。 

  我们工作的最大意义是不仅增强事实说服力,同时也让很多人知道,当时的红军是怎样生活的。 

  广州日报:人骨可以判定年龄、性别,那可以知道这些红军来自哪里吗? 

  李法军:可以判定,但对这次工作的时间并不合适。这种综合性的研究需要长时间,首先将人头骨完整呈现,因为人的头骨具有最多的种族特征。但目前很多遗骸的头骨不完整,碎片散落,有的可能已经被水冲走。还有一种方法是古DNA,但古DNA只能辨别东亚人、西亚人和南亚人,对这次鉴定不适用。 

  但是我们可以从骨骼的形态学上分析,这些战士是南方人还是北方人。当时红军的记录里,红五师的很多士兵和伤员来自闽西地区。 

  福建龙岩与广西灌阳结成了友好城市,就是因为很多来自龙岩的红军后代每年来灌阳祭祀。在他们的情感记忆里,已经认定井里的红军是他们的亲戚或父辈。 

  广州日报:目前,遗骸鉴定工作进展如何? 

  李法军:阶段性的工作结束了,整体性的研究还在继续。因为当地计划长期打捞井里的遗骸。所有打捞都是人工进行,一点点嵌入。酒海井是一个几十米深的竖井,目前的遗骨是在露出水面的位置。但根据当地传说共有108位红军的遗骸在井里,所以我们相信井底还有遗骸。井底的暗河还和山里的一条河相连,这个工作不是短期行为,需要长期进行。 

  文/记者 王丹阳

(来源:《广州日报》)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