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365真正的官网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bet36365真正的官网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李铁夫美国生涯仍是“黑洞”
·“骨语者”李法军解读百名红军的生前遭遇
·如何重建李铁夫生平?
·南海神六猛将 两个是“老外”
·西汉南越王宫 有点“古希腊风”
·中国第一座钢筋混凝土建筑:马丁堂还是瑞记洋行?
·传播力指数 让古村“强者愈强”?
·南粤百年 其命惟新
·周越然眼中的辜鸿铭
·买历史建筑 想拆就拆多部门去看 都管不了?
·旧广州体育馆这一爆改变了什么?
·沙湾何氏与广东音乐的前世今生
·清修《明史》为何费时百余年
·中国人的航空梦从广州始
·相依61载广州城与广交会情缘深几许
更多>> 
文史评论
李铁夫美国生涯仍是“黑洞”
陈晓平

  拙文《如何重建李铁夫生平?》(《南方都市报》2017年9月19日)论证,“中国油画第一人”李铁夫生年在1876年左右,并非广泛流传的1869年;他于1898年先去加拿大,后移居美国,似未曾留学英国。从加拿大人口普查数据库,我们知道他开洗衣店谋生,学习美术恐怕是业余为之。李铁夫在美国的经历则是个巨大的黑洞。到目前为止,没有哪个学者能找到当时美国有关李铁夫的英文资料。

 李铁夫

  李铁夫在加拿大用的英文姓名是“Lee Youk Tein”(李玉田的粤语发音),但这个英文姓名在美国消失了。笔者用“Lee Youk Tein”以及相近组合,检索1910、1920、1930年美国人口普查数据,返回都是零结果。初步结论是:李铁夫在美国,不再使用“Lee Youk Tein”这个英文姓名。这对有志研究李铁夫美国经历的学者来说,几乎是灭顶之灾。

  美国学历无迹可寻

  检索既无结果,不得不回到早期中文文献。笔者将1915年《李铁夫画家事略》、1932年《李铁夫师事略》、1935年《介绍书》及李铁夫名片提到的入读、任教、获奖院校做了一个整理,其中李铁夫用粤语译音或用曲笔译意的校名,经反复考证,复原为英文原文和如今的通行译名:

  1913年5月3日香港《华字日报》报道李氏肄业“纽埠美术学堂”(估计即纽约美术学校)。他在哥伦比亚大学、阿尔弗雷德大学上暑期班,在库珀联合学院上夜校,都不是全日制学生。另外,李铁夫名片印着学生艺术联盟副教授,《介绍书》等还提到在纽约国家设计学院获奖。

  旅美广东画家钟耕略,曾专门到纽约国家设计学院、艺术学生联盟,用Lee Yuk-Tein、Yuk-TeinLee、Y.T .Lee、Li Tiefu等组合检索档案,没有发现李铁夫的任何痕迹(钟耕略:〈从历史的角度看中国近代油画先驱李铁夫的艺术〉)。钟先生付出大量心血之后一无所获,认为“其间或有他种因素误导而致查找资料印证之困难”。钟耕略的研究方向是正确的,撞墙的原因或是李铁夫在美国不再使用Lee Youk Tein或近似名字。

  为搞清李铁夫生平,黄大德、许以冠、黎丽明、武洹宇和我组成了一个讨论组,本着求同存异的精神,各出奇想进行“头脑风暴”。因李铁夫反复提到他曾师从美国著名画家威廉·梅里特·切斯,我们决定先从切斯创办的纽约艺术学校(New York School of Art)入手。

  1932年谈月色文章称“二十岁回美国,考入纽约美术大学”;1913年5月3日香港《华字日报》报道:“华人油画师李铁夫君在纽埠美术学堂肄业,今年正月七号大考,全堂学生赴考一千八百余人,李君竟冠全军。”换言之,他参加学校美术比赛获得第一名。这是李铁夫自述中能与其他来源资料相印证的唯一一项。

  经讨论组协商一致,2016年11月28日黎丽明、武洹宇两博士,写信给纽约新学院附属帕森斯设计学校(前身为纽约艺术学校)校史负责人Ju liaF oulkes教授,请她帮忙查找有关李铁夫在纽约艺术学校就读时期的档案。F oulkes教授神速地在第二天回信,告知学校有关那个时期的资料很少,尤其学生资料更少;她已将我们的信件抄送给学校档案部,看看有无线索。12月5日,档案部回信,告知该校只保存1926年以来的学生资料,同时提供了一些其他材料供我们参考。纽约新学院的回应十分迅捷,遗憾的是出于历史原因,1926年前的档案几乎不存,宣告了此路不通。

  为慎重起见,我又专门查了《美国画家、雕塑家、雕刻家词典(从殖民时代至1926年)》(Dictionary of American Painters,Sculptors &Engravers,From Colonial Times through 1926)。该词典收录了8000名美术家小传,可谓兼收并蓄。词典按英文姓氏排列,查阅时不会发生遗漏。在第212-213页总共只有三位姓Lee,其中Arthur Lee注明为雕塑家,Berth a Lee长居旧金山,Homer Lee生于1855年。李铁夫连8000人的大名单都未能进入,个中意味,美术界人士恐怕已能领会。

  与切斯、萨金特的关系

  李铁夫名片,背面有“Fol-lowerof Mr.William ChaseandM r.JohnSargent 1905- 1925”字样,意指在1905-1925年间曾追随著名画家威廉·切斯与约翰·萨金特。李铁夫于1905年入读纽约艺术学校,萨金特于1925年去世,这应该是名片上“1905- 1925”的由来。如何对待李铁夫与这两个著名画家的关系,美术界有着不同看法。钟耕略认为李铁夫“扎实的造型功底,用色用笔的造诣,以及对油画古典意趣的掌握,必曾经过严格的学院训练”。但他在哪一家艺术教育机构接受学院训练,迄今未有档案证实。

  威廉·切斯(1849-1916),19-20世纪之交美国著名画家、享有盛誉的艺术教育家,擅长肖像、风景与静物。1869来,他来到纽约求学,崭露头角,后被延入国家设计学院,1890年当选院士,曾任美国艺术家协会主席。切斯从写实主义转向印象派,被认为是美国印象派的代表人物。

  切斯于1896年在纽约创办切斯艺术学校(Chase School of Art),1898年改名纽约艺术学校(New York School of Art),1909年又易为New York School of Fine and Applied Art(纽约美术及应用艺术学校),1936年再改为帕森斯设计学校。若李铁夫曾经入读,他与切斯确有师生名分。这个学校1926年前的学生资料已付之阙如。有关切斯与李铁夫的师承关系,已无可靠资料能够证实。前香港艺术馆总馆长朱锦鸾的分析很有道理:切斯“无论在纽约美术学院或艺术学生联盟,他的画风带领纽约画坛,很长时间主导着两院校在校内和校外的学生”,“李铁夫以切斯的画作为学习的对象,以切斯的画作为师而称自己为‘追随者’。”(朱锦鸾:《中国现代美术改革前传———李铁夫与西方写实主义》,《“四大主义”与中国现代美术的转型》第133- 134页)。

  1875年,国家设计学院的一群艺术学生发起创办富有进步色彩的艺术学生联盟,有志者支付5美元月费即可成为会员。切斯于1878- 1896年间在联盟任教。1907年起,切斯离开纽约艺术学校,再度回到“艺术学生联盟”,到1911年结束。李铁夫名片正面,印着“美国雅士蕉殿力美术大学副教授”头衔。“雅士蕉殿力”,正是艺术学生联盟(Art Students League)粤语译音。这个副教授的头衔似乎是自封的。1911-1922年该联盟的Catalog列出了各班级教师,并无华人名字出现。1923年以后的简章,我未能见到。

  李铁夫名片提到他追随的另一名家是萨金特。约翰·萨金特(1856-1925)原籍美国,出生并主要生活在欧洲,在伦敦被认为是欧洲最好的肖像画家,他于1915-1917年回美国连续住了头尾三年,在1905-1925年间数度回美举办展览或创作,但没有在任何院校担任教职(见朱锦鸾文章)。李铁夫或者有机会在画展、艺术沙龙细细观摩甚或当面请益,但估计并未到正式拜师的程度。

  “革命元老”贡献多大?

  “我生平有两件最喜欢的事:第一是革命,第二是美术。”这是李铁夫回国后常挂嘴边的套话。邓家彦等介绍书称1907年李铁夫在英国“与孙中山先生设立兴中会”,1909年与孙中山在纽约设立同盟会,任常务书记6年,“曾慨捐美金万余,变卖油画二百多幅”;1947年《东亚第一画家李铁夫》一文,甚至说“同孙中山先生四方奔走,六年之间,建立了十九个同盟会的分会”。除了曾经担任纽约分会书记6年大概属实,其他多是无根之谈,至少是夸大。

  兴中会早在1905年同盟会成立后即自然消亡,无需在1907年重建。《孙中山年谱长编》记载他在美国活动的文字甚多,涉及李铁夫的只有一条:1909年12月31日,孙中山发起成立同盟会纽约分会,推黄麟思为会长,吴朝晋副部长,赵士觐当财务,李铁夫为书记。李铁夫出国前已打下深厚中文基础,中英文字工作都能胜任,这是他担任同盟会纽约分会“书记”的主要原因。1911年10月15日,纽约同盟会庆祝武昌起义胜利,总部悬挂的孙中山大幅油画像,据张霭蕴回忆,倒确实是李铁夫的大作,当时他是纽约分会唯一一个画家。这大概是李铁夫对辛亥革命“贡献”中有据可查的一笔。

  1918年英文版《纽约华人名人录》没有一丝李铁夫活动痕迹。这一年,李铁夫年过40,自称屡屡获奖并荣膺院士荣衔,却无法登上《纽约华人名人录》,其中原因值得深思。《名人录》除收录华埠重要人物外,还介绍了同盟会纽约分会,列举赵士觐、黄麟思、吴朝晋等7个创会会员,却不提李铁夫,显然不觉得他有多重要。

  至于卖画二百幅、慨捐一万美金,设分会19处的说法,纯属“神话”。且不说画两百幅画需时极长,李铁夫作品在美国能否畅销尚有极大疑问。三二九之役前夕,孙中山急如星火为起义筹款,纽约分会只筹得1500美元(据吴朝晋回忆)。同盟会北美其他分会的设立,也未有李铁夫参与的记载。

  李铁夫到美国后改换英文姓名,是进一步研究的最大障碍。要彻底消灭李铁夫研究中的“黑洞”,需要到纽约实地调研。有几个线索可供实地调研时参考:1929年《银星》杂志报道,李铁夫曾在华侨所办华星影片公司担任美术主任;纽约同盟会总部地址在曼哈顿勿街(MottSt.)49号,李铁夫估计住在附近,可按地址筛查纳税记录;纽约鹤山公所成立于1871年,李铁夫或曾在公所留下文字资料。

  钟耕略曾言,李铁夫在中国油画发展初期所取得的惊人成就,五十年间无人企及。史家陈寅恪海外留学多年没有取得文凭,不妨碍他成为殿堂级学者。即使接下来的研究证实李铁夫并无取得正式文凭,同样无损于他在美术史上的地位。他是一个天才画家,一只独飞的野鹤,也是一个时代失意者,曾经因环境所迫而粉饰履历,再被打扮成领飞的头雁,如今到了恢复其“独鹤”本相的时候了。

  ◎ 陈晓平,学者,现居广州。

(来源:《南方都市报》)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